9118彩票

欢迎访问大悟县纪委监委网站!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風廉政教育>>研究與探討

“爲官不爲”病因探析(一):不作爲背後不乏“懶”作祟

時間:2015-06-25    來源:大悟紀檢監察    作者:    點擊:1118

 

全面從嚴治黨,關鍵是教育和管理好幹部隊伍。不容忽視的現實是,當前一些幹部出現“爲官不爲”問題,這與“三嚴三實”要求嚴重背離,人民群衆深惡痛絕,更于改革發展大局不利。“爲官不爲”病因何在?從今日起,本版將陸續推出“爲官不爲病因探析”系列報道,問診把脈“爲官不爲”。

主管部門收到舉報信半年未拆封,致使不合格食品流入市場;工作人員辦事敷衍塞責,讓群衆等著,自己卻在裏屋逍遙自在……不作爲背後不乏“懶”在作祟。

黨的十八大以來,正風反腐力度持續加大,黨員幹部隊伍的作風日漸好轉。但與此同時,部分官員“懶病”依舊,“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鍾”“疲疲沓沓混日子”等懶作爲問題依然存在。

“堅決糾正不作爲、亂作爲,堅決克服懶政、怠政”,去年10月,中共中央將整治“懶政”和“爲官不爲”寫進了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中央的一系列動作釋放強烈信號:“懶”不再是一個舒適帶,更不是保護色,黨員幹部必須轉變思想,積極有爲。

1 警惕“懒政”穿上新外衣

隨著監督越來越密、問責越來越嚴,官員如今的“懶”也披上了新的外衣,總體上來說可分爲顯性和隱性兩類。

——顯性的“懶”。推卸責任“打太極”型:一些掌握行政審批權的職能部門幹部,該做的事不認真做,對職責範圍內之事推诿扯皮,變著法子找借口繞道走、打太極、踢皮球。事不關己“高高挂起”型:有的同在一個單位,遇事卻借口不由自己負責而選擇熟視無睹。身心懶惰“做樣子”型:身體懶者習慣聽彙報、走過場,不願下基層了解實情;思想懶惰者,不思進取,安于現狀,沒有工作熱情。

——隱性的“懶”。拖拉敷衍“公事公辦”型:一些幹部借口“公事公辦”,該辦的事拖著不辦,坐等上級指示,有的以“幹淨”“紀律”等爲借口做樣子、不幹事。違背客觀規律“急于求成”型:一些官員一味追求政績,幹工作急于求成,不按客觀規律辦事,不善于也懶于做群衆工作,動不動就用簡單粗暴的行政手段來解決問題。聽之任之“無爲而治”型:有的官員習慣當甩手掌櫃,無所作爲,有的雖然自己兩袖清風,但對腐敗現象和官場陋習卻聽之任之,誰也不得罪。

“對于顯性的‘懶’,我們可以架起一條‘不許幹’的紅線,一旦觸碰就雷霆出擊、鐵腕整治。但對隱性的‘懶’則很難有界定標准。”廣東省珠海市基層紀檢幹部老李對此深有感觸,在一次調研中他發現,現在一些部門表面上看“門好進了,臉好看了”,但實際上卻是“事辦慢了,事難辦了”。

“奇怪的是,有一些是因爲‘公事公辦’久拖不辦。一些幹部變成‘算盤珠’,撥一下,動一下。相對而言,這類‘懶作爲’具有隱蔽性。”老李坦陳。

賀先生是客運公司老板,4個月前向某縣運管部門提交了線路變更申請,到現在還未得到批複和許可。賀先生一籌莫展地表示,攤上這種事如同碰了“軟釘子”——雖然紮得你心口疼,但又找不出發火的理由和對象。

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馬懷德表示,官員懶作爲的危害不亞于腐敗,“有可能使正常運轉的國家行政機器慢下來,甚至停下來。這實際就是損害公共利益,浪費納稅人的錢,也有損政府形象。”

2 刚柔并济治“懒政”

近年來,各地整治懶政、懶作爲、問責“太平官”的腳步一直沒有停歇。去年以來,北京、廣東、河南、江西、貴州、雲南、湖南等省(市)先後通報了多起“懶政”和“爲官不爲”典型案例。

2014年10月,江西省南昌市公安交管局與該市安義縣教科體局因爲有工作人員在工作時間上網購物、看網絡電視,被市編制辦分別核減掉了1名政法專項編制和1名全額撥款事業編制。在此之前,當事人及相關領導已被問責。江西省有關負責人表示,此舉意在對違紀者本人給予處罰的同時倒逼單位主要領導履職,以此治理“懶政”。

廣東各地也紛紛出台相關規定,不斷強化對“懶政”的問責。今年4月,廣東佛山召開全市黨建工作會議,公布了《佛山市整治領導幹部“爲官不爲”試行辦法》,正式向“爲官不爲”動刀,整治作風懶散、紀律渙散、缺乏擔當的領導幹部在履職過程中存在的不作爲、慢作爲、懶作爲等行爲。

深圳坪山新區則在問責的同時導以激勵,出台的《關于治理“爲官不爲”加強激勵和問責的實施意見》,開篇是“激勵‘爲官有爲’,鼓勵幹事創業”的10種獎勵性激勵和10種保護性激勵。其中,“獎勵性激勵”與物質獎勵、幹部選拔挂鈎,而“保護性激勵”則爲敢做敢爲、不怕得罪人卻受到誣告的幹部撐腰打氣。

官員“懶作爲、不作爲”非一朝一夕形成,國家行政學院政治學教研部副主任孫曉莉提出,要解決“懶”的問題,需“內塑動力,外施壓力”,從“約束”和“激勵”兩方面著手。

3 挖“懒根”需明晰权责

不少地方曾掀起過“治懶風暴”,也不可謂不鐵腕,但因爲沒有長效機制,沒能避免“一陣風”。究其原因,是因爲目前沒有一套比較完整的制度規定和處罰依據。對于懶政以及官員不作爲的認定不好把握,治理容易變成蜻蜓點水;懲戒上也沒有真正“動刀子”、“出重拳”。

“根本原因在于對政府部門和個人的權力和責任不明晰。”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主任謝春濤指出,當責任大于權力或權責不對等時,就會出現“不作爲”。

挖“懶”根需在建章立制、明晰權責上下功夫,要建立健全公開的監督機制、立體公平的評估機制和必要的淘汰機制;建立和推行黨員幹部權力清單、程序清單和責任清單“三聯單”的行政權力運行機制,對每項權力設定相應職責並細化爲“事前、事中、事後”三個階段,明確職權運用全流程違規違法應承擔的責任,使責任具體化、固定化。

6月10日,山東省正式對外公布省級政府部門責任清單,這是繼該省公布行政審批事項目錄清單、行政權力清單之後,公布的第三張“清單”,涵蓋了53個省級政府部門(單位),明確部門責任,厘清職責邊界,防止“多龍治水”、互相推诿。而作爲廣東省建立健全權責清單制度試點區,深圳市龍崗區也在去年交出了自己的“作業”。全區53個職能部門紛紛將“放在抽屜中”的權責“晾”至桌面,亮出了12934項行政權責,涵蓋了群衆與政府打交道的方方面面。

龍崗區相關負責人表示:“通過編制、公示這些權責清單,可以讓老百姓清楚了解政府有哪些權力和責任,也倒逼政府工作人員逐步樹立、強化責任意識,從源頭上根治‘懶作爲’、不作爲。”(作者:歐陽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