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8彩票

欢迎访问大悟县纪委监委网站!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風廉政教育>>研究與探討

“爲官不爲”病因探析(五):驅散思想霧霾是根本

時間:2015-06-25    來源:大悟紀檢監察    作者:    點擊:6133

 

爲官不爲,爲何?有的人怕犯錯不敢爲,有的人沒能力不能爲,有的人太懶了不去爲,原因種種,總開關卻只有一個,那就是思想上出了問題——不想爲。

只要想爲,就不會有幹事必然犯錯的擔心,就不會疏于學習不求上進,就不會整天無所事事混日子。

方向迷失的羔羊,找不到回家的路。思想迷失的官員,又該如何破除爲官不爲的迷霧?

1 补足精神之钙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現實生活中,一些黨員、幹部出這樣那樣的問題,說到底是信仰迷茫、精神迷失。”爲官不爲者,從根上講也是思想出了問題。

中國社會發展研究院研究員盧運雄表示,一些幹部在社會變革的時代大潮中,不能正確對待新舊思想、文化與價值觀念沖突,出現了思想上的困惑與行爲上的偏差,以致信念迷茫,理想淡化,價值觀偏移。

一些爲官不爲者身上不信馬列信鬼神,不信組織信個人,不熱衷于幹事創業,卻癡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氣功大師”的現象正是這樣的現實反映。

一些機關大樓不設4、13、14層,一些辦公室的桌椅擺放講究朝向、風水,一些幹部的案頭上赫然擺放石獸、“轉運石”等裝飾物,更有甚者一些地名因“不吉利”而改,有的工程因“大師”妄議而建,一些建築因“擋風水”而拆。

全國政協常委、複旦大學教授葛劍雄一針見血地指出,“官員信風水就是一種墮落”。

人一旦沒有了信仰,就會成爲“行屍走肉”。幹部長期浸淫于求神拜佛,心理頹廢、鬥志喪失、道德滑坡也就在所難免,有的幹部甚至將手中權力異化爲生財工具,有錢有作爲、無錢無作爲。

內蒙古自治區原副秘書長、法制辦主任武志忠在家中供奉近百座佛龛、佛像和佛畫,每天也必念經拜佛,可在其一心問佛的背後,是對金錢毫無遏制的貪欲。

爲官不爲者的信仰迷失說到底就是精神缺了“鈣”,得了“軟骨病”。

是病就得治!各地掀起的問責風暴是開出治標的藥方,如何治本?強化理想信念教育,補足精神之鈣最關鍵。

“思想上的純潔性與行動上的敢作爲,是一體兩面。”多名專家指出,黨政主官和普通幹部都應加強對理想信念、責任擔當、爲政品德等方面的自我教育,提升思想境界,增強奉獻精神。

當前“三嚴三實”專題教育正在如火如荼開展,正是補鈣的良好契機。“三嚴三實”包含著對新時期共産黨人黨性修養和理想信仰的新要求新標准,是具體化了的“精神鈣片”。每日一服,每日一省,必將爲黨員幹部注入強大的精神力量。

2 重塑宗旨意识

河南沁陽市一段公路景觀改造,工程達到一定進度時,政府應退還4家企業共2000萬元保證金。但從2014年4月到11月,四家企業先後向市住建局、市委市政府等累計討要保證金50余次,遭遇的大都是“領導不在家”“這事兒不歸我管”等“踢皮球式”處理。

某外資企業在鞍山投資開發了城市綜合體項目,在項目完成後,花費18個月才辦理完畢垃圾清理的相關手續。其間,該企業除了按規定繳納了費用外,還將一處四百多平方米的房屋無償提供給街道。

……

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管理學院任建明教授看來,“爲官不爲”現象表明個別幹部在行使權力時仍奉行著“不給好處不作爲”的原則。

“不給好處不作爲”的亂象折射出的恰恰是幹部身上爲民宗旨意識的淡薄。

一些幹部對領導交辦的事情親力親爲,對群衆的事置若罔聞;一些幹部奉行“無利不起早”,沒有“甜頭”也就沒有工作動力;一些幹部總結經驗頭頭是道,分析問題輕描淡寫,說得多,做得少……

這些爲官不爲的現象之所以存在,說到底就是幹部在爲官爲了什麽問題上犯了迷糊,把個人的榮辱得失看得太重,把事業的興衰成敗看得太淡。

做官究竟是爲了什麽?爲自己還是爲群衆?這是每一個領導幹部都必須直接面對的問題。

“我出來工作,可以有兩種態度,一個是做官,一個是做點工作。我想,誰叫你當共産黨人呢?既然當了,就不能夠做官,不能夠有私心雜念,不能夠有別的選擇。”這是鄧小平同志在第三次複出時的鄭重選擇。

要做事不要做官,做官必須做事,這不應只是偉人的選擇,更應是每一個領導幹部的不二選擇。

落實到具體行動上,就是要時刻把老百姓的利益擺在第一位,從內心裏爲群衆著想、給群衆辦事、爲群衆服務,不爲名所累,不爲利所害,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堅守底線,時時自省、自警、自勵、自勉。

反之,肆意弄權、魚肉百姓、庸懶散拖、推诿扯皮、吃拿卡要,不作爲、慢作爲、亂作爲者,庸官、貪官、懶官是也。雖未必“遺臭萬年”,但也必爲群衆所不齒。

3 常修为政之德

“人之立身,所貴者惟在德”。做人如此,做官亦要如此,尤其是身爲共産黨的領導幹部,在德上的要求要更高。但在十八大以來對查處的老虎蒼蠅的各類通報中,類似“思想道德敗壞”、“違反社會主義道德”這樣的表述並不鮮見。

雲錫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雷毅爲了維持自己和情婦的腐化生活,不惜違反黨紀國法,以權謀私、不擇對象地瘋狂斂財,只要送上門的一律照收。

安徽省阜陽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太和縣委原書記劉家坤爲了讓情人過上安逸乃至奢華的生活,夥同情人先後收受他人財物合計2900多萬元,爲他人在承攬工程、征地拆遷、撥付工程款、公司上市改制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甚至在當地形成了“工程沒有劉書記的支持是幹不成的”發展怪象。

幹部屢屢在道德層面出問題,歸根結底還是從政之德出現了問題。

令人欣喜的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一方面對失德幹部加大懲戒力度,一方面在黨員幹部中深入開展理想信念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幹部追求高尚情操,用法治與德治雙管齊下的方式,“治病樹、拔爛樹”,越來越多的失德者被清理出幹部隊伍。

然而也有一些幹部在新常態下因爲本就不該有的福利待遇取消了,以往寬松的規章制度嚴格了,就哀歎“官不聊生”、“爲官不易”,更索性“爲官不爲”。

有的幹部做“公事”懶洋洋,幹私活打沖鋒;有的對工作馬馬虎虎,只求“過得去”,不求“過得硬”;有的剛開始有一股子勁,時間一久,便開始懈怠,一旦遇到一點挫折或失敗,就無精打采。

這些都是“從政之德”缺失的一種表現。

“信念堅定、爲民服務、勤政務實、敢于擔當、清正廉潔”。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好幹部的二十字標准,這既是共産黨人最基本的政治品格,也應是每一名領導幹部應該具備的從政之德。

從政之德建設不僅需要本人自省自律,還需要通過制度激勵約束和外部管理監督來實現。國家公務員局黨組書記楊士秋認爲,可以逐步形成一個“意識—規範—習慣—道德”的邏輯鏈條,使“從政之德”建設步入良性軌道。這對于整治爲官不爲無疑具有積極的推動作用。(徐輝)